— 学术动态 —

从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中汲取智慧 解读当代世界图景和未来全球化进程

  • 2018.12.05
  • 学术动态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构,体现了多元文明和谐共处的崇高理想。这一概念符合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的价值立场,即关注人民,关注当代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强调在促进国家发展中促进共同体。发展,在寻求自身发展的同时,兼顾其他国家的发展,促进和谐,包容,包容的对话,交流和相互了解文明,建立尊重自然和绿色发展的生态系统。

生活在资本主义初期进入全球扩张初期的马克思把资本主义社会置于科学历史唯物主义的人类社会发展的世界历史进程中。可以说,马克思一方面从世界历史的角度和视角来看待资本主义的产生和发展。另一方面,恰恰在分析马克思发动他的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各种经济现象和经济关系时。阐明世界历史的思想。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及其背后的历史唯物主义,仍然是当代经济全球化和资本主义发展面对一系列新形势时掌握时代潮流的理论指南。

本期“海洋学院”项目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史研究所研究员余培从马克思的世界历史中汲取智慧,诠释当代世界和未来的全球化进程基于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规律。

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是其历史唯物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研究马克思的许多着作时,我们会发现马克思贯穿自己的“世界历史”思想。

于培:是的。在马克思的科学研究工作中,世界史研究占有重要地位。自大学时代以来,马克思在去世前两个多月,从未停止过研究世界历史。马克思认为,共产主义是世界的历史性事业,因为共产主义只能被视为世界的历史存在。他对世界历史的研究一直与他致力于人类解放的伟大斗争联系在一起。

马克思生平的记载或记录主要是:关于法国和德国的两篇关于克罗兹纳赫笔记的编年史;巴黎笔记中关于古罗马的简短编年史;和1857年1月的俄语汇编。年历史; 1860年6月的欧洲历史编年史; 1879《印度史编年稿》; 1879-1882,关于公元前1世纪以前的欧洲历史《古代社会史笔记》; 1881-1882,主要讲述公元前1世纪初至17世纪中叶的欧洲历史《历史学笔记》。

在摘录历史学家的一些历史着作时,马克思根据自己的逻辑表达了对书中所描述的各种历史现象和历史过程的理解和评价,并添加了一些被忽略的重要事实。 。因此,这些摘录和注释不是简单地提取或排练为文学积累。它是马克思世界历史研究的一部分,它特别反映了马克思的历史观点,历史理论和方法。

通过对历史与世界历史的比较,马克思对“世界历史”的含义作了明确的界定。他指出,“在这一发展过程中,相互影响的活动范围正在扩大。由于生产方式,交流和不同劳动分工日益完善,各民族的封闭状态越完整,越原始。通过互动自然形成的民族群体。历史越多,它就越成为世界历史。“正因为如此,“世界历史并不总是存在于过去,而历史作为世界历史就是结果。”

《中国社会科学报》:有些人认为马克思的世界历史观是对黑格尔绝对精神所解释的“世界历史”概念的继承《历史哲学》。你觉得怎么样?

于培:马克思与黑格尔的哲学密切相关。这种“亲密的关系”表现在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如何从黑格尔的哲学形成过程中发展出来,以及它如何与黑格尔的哲学分离以及如何超越它。德国古典哲学,包括黑格尔的哲学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理论渊源,它自然是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的理论渊源。

“世界历史”的概念最早始于黑格尔。恩格斯曾指出,黑格尔是“第一个想要证明历史上有某种发展,并且具有内在联系的人”。 “黑格尔第一次是——这是他的伟大功绩——把整个自然,历史和精神世界描绘成一个过程,将其描述为不断运动,变化,转化和发展,并试图揭示这种运动与发展之间的内在联系。“然而,黑格尔认为人类历史是精神理性的实现。因此,人类实践的历史已经成为一种精神历史,而人类在客观物质世界的历史已经成为一种神秘的历史。

马克思科学的历史观逐渐形成于黑格尔历史哲学的理想主义思辨精神中。他说:“黑格尔历史观的前提是抽象的或绝对的精神。这种精神正在以下列方式发展:人类只是这种精神的有意识或无意识的承载者,即群众。因此,历史黑格尔促进了经验和明显历史中的思辨和神秘历史,人类历史已成为抽象事物的历史,因此现实的人已成为人类。精神另一面的历史。

如果马克思对社会形态的阐述主要是通过哲学解释,那么马克思对世界历史的研究主要是通过实证形式加深对社会形态理论的研究,使其更加完整和准确。更科学的表达,可以说马克思的世界历史理论是他唯物史观的重要组成部分。

经济全球化不是资本主义全球化或全球资本主义

《中国社会科学报》: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分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时,讨论了他的世界历史理论。我们应该如何理解资本主义发展带来的世界历史和全球化进程?

于培:在15世纪的西欧,封建社会建立了自己的稳定统治,进入了鼎盛时期。与此同时,资本主义在其母亲身上萌芽。 15世纪最重要的历史事件是“新航线开通”。 “新航线开通”揭开了历史向世界历史过渡的序幕。它极大地促进了世界的联系,为资本主义世界市场的形成创造了必要条件,加速了封建社会的崩溃。资本主义的发展使资产阶级的经济和政治力量得以发展。荷兰在16世纪末,英国在17世纪中叶,法国在18世纪末,德国和其他国家在19世纪中叶,资产阶级革命爆发,为资本主义的发展,同时,在更广泛的背景下,它促进了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

1867年9月《资本论》第一卷出版。在这项工作中,马克思科学地分析了资本主义作为人类历史历史阶段的历史现象。它的出现,发展和消亡是不可避免的历史过程。关于“有些人基于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全球剥削的批判认为马克思也批判世界历史和全球化”这一观点,应该明确指出,这种“延伸”显然与事实不符,是完全错误的。 。马克思主义世界历史思想理论是建立在人类社会发展到世界历史时代的基础之上的。经济全球化是一个渐进的历史发展过程。 20世纪90年代,在科技革命,全球市场化改革,跨国公司全球扩张,区域经济一体化,冷战结束的共同作用下,世界经济进入了经济全球化的新阶段。在马克思生活的时代,既没有这样的事实,也没有这个概念。

但是,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蕴含着丰富的“全球化”思想。 “单身人士通过自己的活动扩展到世界历史活动中,他们越来越多地受到外星人的影响......受到不断扩大的,最终是世界市场的影响。”每个人的解放程度与历史完全转化为世界历史的程度是一致的。“马克思还预测,未来的人类社会将以”生产力的普遍发展和与之相关的世界联系为基础。 “”。马克思的“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实际上包括两个阶段。第一个是资本主义开创的“世界历史舞台”;第二个是从资本主义的世界历史阶段过渡到共产主义的世界历史阶段。世界历史分为资本主义世界历史时代和共产主义世界历史时代。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是人类历史发展的不可逆转的趋势。

《中国社会科学报》: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来看,与马克思写作《资本论》分析的早期资本主义时代相比,当前发展时代发生了什么变化?基于马克思的“全球化”思想,我们应该如何理解以美国为代表的当前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似乎“反其道而行之?”

于培: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1872年的德文版序言)中指出:“《宣言》中描述的一般原则直到现在才完全正确。”但是,近25年来,“大产业发展迅速,历史发展出现了新的发展和新的变化。重新审视马克思今天的这一段,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在他生命的时代,马克思无法预见当今的生产力发展水平和国际分工,因此具有两种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应该在同一个世界经济体系中相互合作。我们深信资本主义制度发展的历史必然性,但“在当今时代,社会主义完全取代资本主义是不现实的。资本主义更不可能消除社会主义。因此,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将是共同的历史空间在中长期共存。“ “在当今这个时代,拥有两种不同制度的国家在创造全球经济繁荣方面表现出了巨大的活力,没有人可以取而代之。在国际分工的基础上,两个国家之间的经济合作是和平与发展。”要求“和”社会主义只能充分展示其积极参与国际分工的无可比拟的优越性,才能赢得历史的选择。“

人类今天仍然生活在马克思所揭示的“世界历史”时代,“经济全球化”只是漫长“世界历史”时代的必然阶段,是人类历史矛盾过程中的一种常态现象。经济全球化不是资本主义全球化,也不是全球资本主义。习近平主席在第一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的主题演讲中指出:经济全球化是一种不以人为本的历史潮流。只有当人们顺应潮流时,他们才能站起来,把握未来。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符合世界历史和思想的立场

《中国社会科学报》:从历史唯物主义和世界历史发展所揭示的历史规律来看,我们生活的经济全球化时代是什么样的历史时代?我们该如何利用这一趋势?

于培:经济全球化是当今世界历史发展的客观过程。倡导“经济全球化”,就是要顺应世界发展潮流,积极引导经济全球化进程,实现更具包容性,更具包容性,更加平衡和双赢的局面,让各国人民共享经济效益。全球化。只有这样才能突出经济全球化的历史进程。

为促进经济全球化进程更具活力和可持续发展,必须建立包容性的世界经济发展体系,为互利共赢奠定坚实的基础。据有关资料显示,世界基尼系数现已达到0.7左右,超过了公认的0.6“危险线”。妥善处理这一问题的正确方法是努力使经济全球化更具包容性和包容性。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任何国家都无法幸免。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所有经济体都被尊重和失去。积极引导经济全球化方向,需要加强全球治理,努力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只有这样,经济全球化进程才能更具活力,更具包容性,更具可持续性,增强广大民众的参与感,幸福感和幸福感。感。

如果中国想要发展壮大,就必须主动适应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与此同时,必须清醒地看到,经济全球化是一把双刃剑,为全球发展带来机遇和繁荣,并带来新的形势和挑战。需要认真对待它。新一轮的技术和工业革命正在孕育,国际分工正在加速,全球价值链正在深刻地重塑,这些都为经济全球化带来了新的意义。在这方面,我们必须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中国社会科学报》:在当今时代的发展过程中,中国在全球政治和贸易环境中提出并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体现了什么样的历史观?与马克思世界历史理论的继承和发展关系是什么?

于培:所谓的“历史观”是“从人类历史发展的调查中抽象出来的最一般结果的总结”。习近平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重要讲话中指出,“学习马克思需要学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关于世界历史的思想”,并强调我们必须站在世界历史的高度,审视发展趋势。面对今天的世界。主要问题是与所有国家的人民一道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在今天的时代,人类互动的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广泛,各国之间的联系和相互依存程度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正是在“建设什么样的世界,如何建设这个世界”的深刻思考中,习近平提出了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构,体现了多元文明和谐共处的崇高理想。这一概念符合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的价值立场,即关注人民,关注当代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强调在促进国家发展中促进共同体。发展,在寻求自身发展的同时,兼顾其他国家的发展,促进和谐,包容,包容的对话,交流和相互了解文明,建立尊重自然和绿色发展的生态系统。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切实地分析和揭示了当今世界历史进程的新特征,新规律和新趋势。为了应对当今的反全球化趋势,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主张坚持创新,推动全球经济发展;改变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使其更加公平合理;坚持合作共赢,实现发展成果共享,促进开放,宽容,普遍化。经济全球化的利益,平衡和双赢。这一概念植根于马克思的世界历史思想,是新历史条件下马克思世界历史思想的丰富和发展。

TR

TR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 中国社会科学报:张庆利)